人大藝苑
當前位置:首頁  > 人大藝苑

我的母親

2018-05-09 13257次瀏覽 作者:卜烈珍

 

母親節到了,我也想說說我的母親。我的母親很平凡,但又讓我敬佩。

我的母親是溫和的,在我的記憶中,自小對我們兒女從無責備,甚至語氣稍微重些都不曾有過。小時候家里的生活還是有些困難,母親也沒有愁眉苦臉,或者向我們撒氣,只是想辦法盡量讓我們吃得飽,偶而還做豬油飯給我們開開葷,能吃得上蛋炒飯那更是人間美味,這個時候,我們都會圍在灶臺旁,聞著大鍋里冒出香噴噴的味道,早就急不可待了,每當飯一上桌,我們就一擁而上,看著我們的吃樣,母親就會說,不急嗎,還有的。母親的愛讓我們還是能在當時困難生活中沒有感受過太多的憂慮,母親在學習上也不會給我們壓力,反而是我們覺得不能讓母親累著,表現得還是聽話懂事,也默默地勤奮苦讀。

一直到現在,母親待我們依然如初,還是那么溫和地呵護著。父親脾氣急躁,有時不如意就會大聲指責,母親也有受指責的時候,往往不會頂撞爭吵,主動避讓一下,父親很快就平靜下來,但父親如對我們指責,母親是不樂意的,一般馬上制止,會說父親的不是,就像母雞護小雞的感覺,對已步入中年的我們還是這樣。

我的母親是任勞任怨的,小時候感覺母親上班很早,每天把早飯給家里人準備好后,天還沒有亮就去上班了。母親在工廠上班,都是走路去的,中午不回,每天帶著簡單的午飯一大早就出發了,但幾乎每天天都黑了才回到家,匆匆忙忙吃完晚飯,又要忙家務活。三十幾年,母親每天如一日,但從沒有露出過怨言,有時見到母親的工友都能聽到他們對母親的夸贊。我們也知道母親的辛苦,小小年紀,在大姐的帶領下主動幫母親分擔了家務,那時候沒有自來水、洗衣機,中午放學回來吃飯后就到外頭,自己從井里打水上來,清洗全家的衣服,然后又打水擔回家,弱小的身軀擔著兩大半桶水搖搖晃晃,堅持住不停下,一股勁把水擔回到相距六十多米的家。

母親退休后,還是閑不住,每天買菜做飯,帶小孫子,忙家務活,感覺老停不下來。回家時,我就陪母親去買買菜,可能上班時母親練就了好腳力,走路還是那么快,感覺要小跑才能跟得上。

    我的母親是善良的,父親是長子,兄弟三個,母親作為奶奶的大媳婦,平常孝順為先,我沒有見到過母親與奶奶爭吵,私底下也沒有聽到過母親說奶奶的不是。小時候,經常見到母親幫奶奶刮痧,奶奶身體不舒服,覺得刮刮痧就會好很多,每當有要求時,母親不管多忙多累都會去做,并且從無隨意應付,看著奶奶背部從上到下刮出的道道痧,母親也是汗流浹背。現在母親時常還給奶奶刮痧,嬸嬸們也會照著這么做。母親與嬸嬸們也未曾紅過臉,很是包容,大家庭的大事小事,都會與她們商量,共同去完成,有時嬸嬸們考慮自己的小家而有不太符合情理的行為,母親也從不計較。母親與嬸嬸們和睦相處,我們大家庭也是其樂融融,每逢重要日子,大家庭歡聚一堂,也惹得鎮上人的羨慕不已,都夸我們家風好,夸我奶奶有福氣。

母親的好,我覺得怎么道也道不完。母親為兒女默默奉獻,為家操勞,作為兒女的我們虧欠母親還是很多,唯一感到欣慰的是,母親對我們的成長也還是滿意的,我們雖沒有大富大貴,但也是能自食其力,有時我和母親走在大街上,遇到熟人,母親就會有點自豪介紹,這是我女,在欽州工作啊。我會感覺得到母親心底里洋溢著的幸福。母親的幸福與金錢無關,作為退休工人的母親與父親的養老金也不多,平常還是省吃儉用,我回家時往往都會給一些錢,但母親總是推辭,還說,你留著用,家里有錢,不用擔心。母親的愛是無私的,不管付出了多少,從不要求回報,只是希望子女有出息,活得比自己強而已。

母親現在已年過七旬,雖然每天都忙,但是仍能堅持鍛煉身體,堅強樂觀。我走在母親身邊,發現母親比我矮了許多,時光飛逝,不知不覺中母親已變老,甚至沒來得及跟我打個招呼,我早應該成為母親的依靠,現在,有些事情需要我馬上去做——常回家看看,對母親的愛,無法言說,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回報。

每個人,當你出生的那一刻,便收到了人世間第一件最美好的禮物,那便是母愛。母親就是那個不厭其煩在寒冷的午夜起床給你掖被子的人,就是那個拼命給你夾魚夾肉,說自己不愛吃這些的人,就是那個離別時送你到路口看你遠去,即使走出了她的視野,卻仍在眺望的人。在你的人生中,你可能會走得很遠很遠,在母親的世界里,你卻走不出母親的心。你會奢望,在你所有的歲月里,母親一直一直都在。但母親終究會老去,當母親身手不那么麻利了,腿腳也不那么利索了,請一定記住常回家看看,想你的時候母親就不用山山水水地跑來,因為對母親來說,你已經是母親的全部了。(卜烈珍)

(責任編輯:劉鍛 黃華敏)
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